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实时新闻

刘宇田:乡间走出来的合唱指挥孩子王

2021.10.20 54 字号

 

 

懵懵懂懂进合唱,弹指挥间已二十年,他在精益求学的路上从不止步;化知为行,致力合唱教育新发展,他引入名师开讲,组织交流互访,开展童声合唱研究,搭建学术平台,努力为湖南合唱艺术贡献一份力。关注薄弱地区合唱教育,陪伴安仁县合唱教育十年,往返长沙安仁50余次,20000多公里的路程记录着他的奉献与坚持;携手乡村合唱团获得多个国际、国家和省级奖项,彰显着他的耐心和匠心。

 

懵懵懂懂进合唱,终身学习勇探索

 

1996年湖南师大新生军训

 

      回望2000年,主修声乐,报考理论作曲研究生的刘宇田,完全没有意识到合唱会在他后来的生活中占这么大的比重。那时候师大还没有合唱指挥专业,全凭周跃峰教授的引领和教诲,他才开始走上合唱艺术的道路。

 

刘宇田与恩师周跃峰2001年赴波兰参加合唱节留影合照

 

刘宇田是周跃峰老师的第一个也是当年唯一一个研究生,后来的学生都叫他“大师兄”。作为“独苗”,当然就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啃理论的同时,周跃峰经常会带他外出实战观摩和练手,有很多宝贵的机会。

 

波兰合唱节留影

 

三年时间,刘宇田经历了一番磨砺,也打心底里爱上了合唱指挥。“我觉得我骨子里就喜欢‘指手画脚’,我很享受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情绪和对作品的理解,也很享受和团队在一起的感觉,最早带的团员大都处成了朋友,特别好。”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读书期间,刘宇田就一直勤工俭学,大三开始他还自办起了艺术培训机构补贴家用。2003年毕业,刘宇田顺利进入了中南大学。以苦为师的他,一直志存高远,从未忘记自己喜欢的合唱,从事合唱指挥课程的教学,让他又能开始重新追逐自己的合唱事业。

 

为师者,学习和实践两大板块是永不能停、也永无止境的。深感自己专业能力这几年落下了,刘宇田开启了马不停蹄的学习之旅,一般他会提前订好半年内的学习计划,这个习惯到现在一直保留着,大咖的讲座,合唱的盛会,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有时间他都去。

 

他的家里,合唱教材、曲谱随处可见,他去参加美国合唱指挥大会(ACDA),带着两个箱子,一个背包,背包里是日常生活用品,两个大箱子都是空的,专门用来运书。不断学习,再把学到的东西用到实践中,在排练中反复打磨,再传授给学生,他乐此不疲。

 

 

2015年,刘宇田从美国访学归来,深感当代世界合唱艺术发展日新月异,想为普及和提升湖南合唱艺术做些事,于是在周跃峰老师的支持下,创立了“湖南交响人声合唱艺术交流中心”,召集了魏伟国、唐德、唐平波、李红兵、沈加林等一批有专业能力也有艺术情怀的合唱指挥和爱好者,先后邀请国内外著名合唱指挥和作曲家来长沙授课,致力于提升湖南省及周边地区的合唱水平,同期他也开启了他的合唱公益历程。

 

十年俯身乡间,培育合唱童话

 

刘宇田与安仁师生十年的缘分始于场比赛。

 

2011年,安仁县合唱团参加郴州市的比赛,邀请刘宇田做指挥,短短一个月的排练,合唱团就认定了这个勤奋、执着、严厉又幽默的老师。“大热的天,风扇呼呼地吹,也没什么效果,一排就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刘老师一上午换了三件衣服,都湿透了。排完回去,他还让每个人、每个声部都发录音,他一个一个听了给意见,他对专业的执着、精进、力求完美让我们折服,那段时间,合唱团进步很快,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思源学校袁利红老师回忆当时的情景感慨万千。苦心人,天不负,终于,团队拿下了一等奖第一名的好成绩。

 

宣布奖项的时候,合唱团团长李久林主席长舒了一口气,“安仁在文艺上的团体奖项一直没什么水花,这次可以说是为全县争光了!”队员们拥抱在一起,喜不自胜。时任县委书记还为团队庆功,并在全县通报奖励,团队士气大振。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后来,陆续有几次市级的活动,团队都顺利拿下第一名,2016年还拿下了省级金奖第一名

 

 

刘宇田跟安仁的老师们感情日渐深厚,几乎是有求必应。2017年,湖南省乡村旅游节在安仁举办,教师合唱团将在开幕式上演出代表安仁欢迎各方来客。刚从美国学习回来的刘宇田得到信息,下了飞机就往安仁跑,赶着给团队排练,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越来越近,声音还是不理想,只能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地排。那天合唱团登台演出获得了满堂喝彩,但刘宇田却被老师们架着进了医院。时差导致的失眠,加上高强度的排练,刘宇田的眼睛开始有点一大一小,起初谁也没太当回事,直到肌无力和甲状腺乳头状瘤的诊断出来,大家都懵了。从这以后,刘宇田在安仁的排练都会被“强制”安排休息时间。

 

他对专业的执着潜移默化影响着其他老师,他们的合唱理念也逐步成型,这为全县中小学合唱教育的发展打下了好基础。

 

说起与安仁县中小学合唱教育的缘分,离不开两个公益组织,安仁县教育基金会和北京德清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德清基金会”)。2013年,德清基金会联合安仁县教育基金会、安仁县教育局举办“德清杯”中小学合唱节,2015年试点推广“快乐合唱3+1”公益项目,刘宇田受李克梅理事长邀请,正式成了安仁县定点合唱指挥指导老师

 

 

德清基金会“让每一个乡村孩子都能接受有质量的音乐教育”的愿景愿景”与刘宇田多年来想做的事情不谋而合。

 

“读书的时候,周老师就经常会给一些乡村学校义务辅导,那是我心里合唱公益的雏形。我很珍惜这个机会,自己从农村出来,小时候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音乐教育,很希望自己能为农村的孩子做些事情,让他们从小就能享受音乐,也能有学习专业音乐知识的机会。”

 

具体落点在安仁县,落点在合唱指挥,要从哪里开始呢?

 

安仁县有13个乡镇,49所中小学,学生6万多名,专兼职音乐老师100余名。刚开始合唱团还没有组建起来,刘宇田建议

 

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教师培训先搞起来,老师是根本,把当地老师教会了,基础扎实了,学生才可能获得好的音乐教育。以往专门针对音乐老师的培训非常少,在基金会的支持下,安仁十年内陆续引入了40多个专家和志愿者开展讲座和辅导,教师们每年都有机会接受 2-4 次专业技能培训,还有外出培训机会。

 

 

除了教师们的指导,还有50支童声合唱团,老师们在排练过程中或多或少会有疑问,曲目选择适合我吗?声部为什么总是合不上?孩子们最近都不想排练……他总是在深夜微信解惑,有问必答。教师合唱团就更不用说了,每每听到他们要外出展演,即使是没有邀请他指导,团员有争执的时候都会说“那听刘老师怎么说。”

 

     

就算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时候,安仁都开展了线上读谱训练。“必须要读懂乐谱,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音乐教师,更谈不上是一个称职的指挥”。刘宇田给老师们整理了视唱两大本“小蓝”和“小黄”,重点在于提升老师们视唱和指挥基本功。“小蓝”是高校的各种谱表、调号、节拍、节奏的视唱练习本,700条左右,共计156页。“小黄”是经典的合唱谱片段,汇集了各种题材、风格、语言、地域、年代的合唱曲,50首左右,共计303页。459页,刘宇田用四个月时间,每周一课,从出勤、课堂表现、笔记、视唱、指挥、等方面对学员进行考核,硬是带着老师们啃下来了。

 

 

现在,常年坚持培训加上不间断的合唱展演活动,安仁校园的音乐氛围浓厚,有了中国合唱童话县的美称,为边远薄弱县级地区合唱艺术和音乐教育发展做出了良好示范。

 

 

第二件事是制定合唱展演的评分规则,从“德清杯”合唱节到“永乐江之声”中小学合唱展演,刘宇田都是常任评委,他参照国际通用的评分标准,再加上日常训练的评分比重,制定评分规则,引导各校注重日常训练、声音的艺术性,减少花在服装、表演等方面的精力,后面陆续还加入了对新曲目的加分项和识谱考核内容。虽然前两年还是有不少队伍按照老套路来,喊唱+情景表演,但坚持到现在,安仁的合唱展演已经有了合唱专场音乐会的水准。

 

 

第三件事就是把成果亮出来,把乡村的团队带到外面去,让孩子们站上大舞台。

 

做好本土音乐教育和合唱舞台的同时,刘宇田认为让外面听到安仁的声音也尤为重要。得益于“快乐合唱3+1”公益项目的推动,安仁县已经有6支乡村童声合唱团登上了省级、国家级舞台,国内的合唱盛会如中国国际合唱节、中国合唱节、中国童声合唱节等都留下了安仁县米多多合唱团的歌声。

 

2017年,安仁县牌楼中小米多多合唱团参加第六届中国童声合唱节获“A组银奖”

 

2020年,刘宇田提议在长沙音乐厅举办一场专场音乐会,获得了各方一致认可。为了做好这场音乐会,他带着团队花了近一周的时间跑遍了安仁49所学校,详细记录下50支合唱团的状态和不足,再针对性地提意见,安排志愿者团队辅导。

 

 

如果说对老师,他是一腔耐心加执着坚守自己的要求,像只老黄牛,不知疲倦地耕耘教导那对学生,他就是快乐源泉,妥妥的“孩子王”,他总有千奇百怪的办法引得孩子们阵阵发笑,孩子们都期盼着刘老师来。

 

刘宇田老师欢乐表情包

 

豪山中小是安仁最偏远的中心小学,学校的指挥肖红霞是英语老师兼任,她很喜欢音乐,多次培训后把合唱团带得有声有色。一入座,刘宇田当即请孩子们唱一下音阶、音程,可以看出平时练习的痕迹,但缺少打磨,进步空间还很多,刘宇田在心里已经想好了要给他们联络对口支援的志愿者。看着简陋的环境和孩子们稚嫩的脸,他突然问了一句:你们喜欢合唱吗?孩子们对熟悉的刘老师丝毫不畏惧,也没有以往在课堂上答题的拘谨,一个个像是跟刘老师倾诉一样,没有任何陌生感。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合唱团,以前都没有这种机会,唱歌感觉很幸福。”

 

“虽然每次时间都感觉很短,但我们都很用心来唱好这首合唱,我现在六年级,毕业就见不到了,和大家一起努力的时间,很舍不得。”轮到廖涛时,他说着说着眼里就湿润了,而后便是止不住的眼泪,周围的孩子们也跟着哭泣,刘宇田也不觉留下了热泪,他心中的信念也更坚定了。

 

但由于新冠疫情形势变化,音乐会最终无奈延期。谈到未来安仁的发展,“这场音乐会是对安仁教育工作者和孩子们最好的礼物,希望我们能在2022年把这份礼物更好地展现出来,这是小结,也是新的开始,未来安仁的合唱童话还会一直延续。”刘宇田始终认为老师的培训至关重要,“如果有机会,希望能有一个假期,可以组织骨干老师们集中封闭培训7天,从指挥技法、作品学习和合唱团管理等方面,全面提升老师的综合素质,迈上一个新台阶。”

 

小我融入大时代,为湖南合唱发展出一份力

 

安仁寄托了刘宇田对乡村音乐教育的眷恋和美好期待,也影响着他的个人成长轨迹。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加上多年与一线老师和童声合唱团的亲密交流,他愈发坚定了要做好童声合唱研究,尤其是乡村中小学合唱教育研究的决心。

 

2018年3月,刘宇田和好兄弟唐德在长沙组建了交响人声少儿合唱团公益团,多年在幕后支持刘宇田的方熙(刘宇田爱人)也渐渐从幕后走出来,参与到合唱事业中,就在阳光100简陋的房子里开始了教学,从零开始摸索怎么系统化给没有音乐基础的孩子做合唱培训。

 

 

“目前我接触到适合零基础孩子们开展合唱学习的系统材料太少,我尝试以安仁和湖南交响人声合唱学堂为基础,结合国内外教学法,打磨一套这样的材料,这是一个大工程,也许还需要再花五年十年来做,但是很值得。”

 

 

2020年8月,刘宇田当选湖南省合唱协会副理事长;2021年5月,当选长沙市音乐家协会合唱学会会长。一直把湖南合唱发展作为自己人生目标之一的他,担子更重了。人生的下半场刚刚开始,他斗志满满,举办合唱讲座及交流活动、举办合唱音乐会、开展童声合唱研究、践行合唱公益、搭建合唱交流平台,他努力为湖南合唱艺术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生命中百分之九十的时间要留给音乐,百分之十的时间精力在家庭,希望能获得你的支持与爱!”这是刘宇田十多年前给方熙表白信中的话,有些霸蛮,却很是实诚。

 

 

“如果他换过来说,我会拒绝;但这样的话,让我看到的是一颗纯粹赤诚的心和忘我的炙热追求,能和这样的人相伴一生亦是我莫大的福气,到现在我仍是这样想。”方熙有些腼腆地笑道。

 

文:美玲

审校:李林

审核:李卫英、张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