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实时新闻

徐永光:关注乡村儿童美育 乡村合唱团值得最高分 ​

2022.06.13 42 字号

以下文章来源于南都公益基金会 ,作者徐永光

 

南都公益基金会.

南都公益基金会成立于20075月,是经民政部批准成立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南都基金会始终坚持支持民间公益的使命,推动优秀公益项目和公益组织发展,带动民间的社会创新。

 


今年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启动了乡村儿童美育议题,六一儿童节,乡村儿童美育研讨会乡村儿童美育公益领域议题发展研讨会在线召开。美育公益网络代表就如何应对乡村儿童美育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发出了倡议。

 

会上,南都公益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徐永光以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乡村儿童美育议题倡议人的身份发言。他说,现在乡村教育最大的痛点是美育、包括音体美教育不受重视,师资不足,有的学校干脆不开课;美育是开启儿童心灵窗口的钥匙,对于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创造力至关重要,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因此,乡村教育公益有必要聚焦这个痛点。

 

徐永光一直支持和关注北京德清公益基金会开展的乡村中小学合唱团公益项目,并对该项目做了深入评论。以下根据他的讲话内容整理。

 

几年前,在一次上课的时候,我认识了德清基金会理事长李克梅女士,听说这家基金会主要是在乡村做中小学生的合唱团,我感到非常惊讶,也非常惊喜。

 

我当时就对同学们说:假如今天要评选公益项目,不管怎么样,我要给乡村合唱团打出最高分。后来又听李克梅女士的一次讲话,她说:合唱教育要从湖南走向全国!我更加为她点赞。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以下是我给予乡村中小学合唱教育这么高评价的理由。

 

 

 

「美育教育」

 

1917年,蔡元培先生出任北京大学校长,也就是这一年,他在北京神州学会上做了一篇非常有名的演讲《以美育代宗教说》,后发表在《新青年》杂志。蔡元培讲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而使人我之见,利己损人之思念,以渐消沮者也,盖以美为普遍性,绝无人我差别之见能参入其中。简单地说,蔡元培先生讲,美育可以陶养人的感情和高尚纯洁的习惯。

 

雷夫·艾斯奎斯,这是一位美国被称为最有趣、最有影响力的教师,他也是唯一同时获得美国总统颁发的国家艺术奖和英国女王颁发的帝国勋章的人。几年前他到北京演讲,题目是《艺术教育比得诺贝尔奖更重要》。他有四个孩子,这四个孩子都非常成功。他告诉中国的父母四条秘诀:第一,要和孩子们一起吃晚饭;第二,孩子的房间里不要放电视机;第三,让孩子睡眠充足;第四,所有的家长都要让孩子学习音乐。  

 

日本人口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最近十九年连续出了十九个诺贝尔奖。在日本,小学六年除了学习国语以外,就学习算数、画画、音乐、体育、自然教育。就是以玩为主,几乎连英语都不学,所以日本人英语说得不怎么样。

 

日本的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化学家白川英树说:我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就经常投入大山的怀抱,注视阳光,去看大自然,因此逐渐学会对事物去进行深入的思考、观察、想象,我不仅学习化学,也学习其他的科学和艺术。发挥独创性、善于观察、实事求是,这就是他能够在科学上有重大创造的一个源泉。大家知道吗?爱因斯坦就是在拉小提琴时突破相对论理论的,艺术想象力是科学发明的源泉。   

 

我们今天的教育,从小学开始就追求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应试教育下,好多农村的中小学居然不开音乐课、美术课,对体育课也不重视,因为这叫副科,这不是主科,完全搞错了。      

  

我在参加姚明的希望小学篮球季活动时讲道:对于儿童来说,数理化不是起跑线,音体美才是起跑线体育运动包含了德、智、体、美,故蔡元培有一句名言:全人教育,首在体育。

 

美育、艺术教育作用于人的右半脑,是打开孩子们心灵窗口的钥匙,它能够开发孩子的想象力,激发创造力。如果等孩子们长大了,特别是过了13岁,这扇门就关上了,再开发就晚了。现在好多农村出来的孩子们五音不全,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过音乐的训练,没有乐感,其实他们的艺术细胞已经枯萎了,长大了就没有这个学习的能力了。

 

 一个孩子的教育,我把它比作造一辆车。车子需要四个轮子,轮子要全,把音体美教育废了,这辆车就缺了轮子,是蹩脚的。数理化是这辆车子上装的货,缺了轮子的车,它能装多少货?能走得远吗?所以,不重视艺术教育,不重视音体美,真是误人子弟。可以说,关注乡村儿童美育,是培养未来创造性人才、把中国建设成为创新型国家的更加伟大的希望工程。

 

 

 

「音乐教育」

 

我喜欢音乐。当兵时吹过笛子,拉过二胡,属于二把刀,最迷醉于刘天华的二胡曲《良宵》。我对音乐有自己的理解,在散文《崇尚自然》中,有一段抒发:

 

面对自然之美,我们往往只是简单感知她的外在,而不真正去理解这种美的内涵包含着纯洁、和谐、流畅、静谧、雄浑、平衡和神秘,包含着一种依照亘古不变的规律生生不息的运动。自然美的本质是一种精神。这种并非有形的存在难以用语言文字来描述,只有音乐可以表现她。音乐是来自宇宙的天籁,它可以引导我们去探求自然美的真谛。我曾感受过,当心处痛苦的时候,大自然和音乐能给我同样的抚慰,使我心中泛出希望的绿色。此时,生命的律动与自然、音乐的旋律融为一体,身心进入无我状态。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奇妙感受。” 

 

做希望工程时,我邀请国内著名的词曲作家和歌手,创作了《希望小学校园歌曲10首》,让美妙的校园歌曲响彻每一所希望小学。希望工程10周年要到了,用什么形式来纪念?我邀请关峡(中国作曲家、中国交响乐团前团长)创作一部《希望》交响乐。

 

我和关峡谈音乐:音乐作为意识形态的存在,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它高于政治、哲学,甚至在宗教之上。音乐只用七个音符,就可以表现出无限丰富的世界。

 

关峡没有嫌弃我的班门弄斧,倾情投入创作。在希望工程10周年那天,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大型交响乐《希望》在北京音乐厅奏响。几年后,看中央电视台12集纪录片《邓小平》,全片结尾用的就是《希望》交响乐中的合唱曲《跨世纪的钟声》。

 

 

 

「合唱教育」

 

德清基金会推动中小学合唱教育,做得特别好!儿童合唱,既是进行音乐的学习和创造,又是对音乐的欣赏,还能够锻炼协作能力,增强集体意识,这对于孩子们提高音乐素养和其他方面的能力和品质是非常有价值的。每一个参与合唱的孩子,他们会因此受益一生。

 

合唱活动有独特的魅力,我还在参加一个清唱团,学习阿卡贝拉,也就是无伴奏清唱。德清基金会的乡村合唱团项目的投入产出比很高,它的回报率是多少?我认为是100倍,投入1,对社会的贡献起码是100倍。做公益,不要你去凑热闹,别人已经做的你最好别做。公益的价值是发现社会问题,找到社会痛点,通过你的实验创新找到解决方案,进而宣导社会、影响政府。

 

 

 

「家乡的歌」

 

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风物人情、饮食传统,还有令当地人自豪的优秀乡贤。当然还有家乡的歌曲,世代传唱的山歌。这些都可以通过乡土教材的开发和教育,让孩子们了解家乡,会唱家乡的歌。

 

这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呢?孩子们从乡村走出来,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会找到根,这是根的教育。这些孩子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跟别人吹牛,我的家乡如何如何了不起,能够增强他们的自信心、自豪感;未来他们走向社会,会和别人找到平等的感觉。千万不要小看乡土美育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