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实时新闻

《乘风破浪的益姐》——将公益形成家族文化的一部分是女性最好的担当和责任

2020.11.18 17 字号

“说心里话,真有想放弃的时候。特别是在大家不理解,在我没有能力去筹足够的善款来支撑项目的时候,真的特别想放弃,感觉是为了别人为难我自己。”——

和西梅


“我们终于做到了,让边远、落后地区的孩子们和大城市的孩子们一起站在了中国最大的舞台,让世界听见我们乡村的孩子也一样在歌唱,并且是快乐的歌唱。”——李克梅


“这一路走来十年了,经历了很多的坑,也踩过很多的砍儿,也经历了很多的困难,但是回想到现在,能记住的、印象特别深刻的困难好像就没有了。”——崔澜馨


“柔软”是她们的代名词

“母性”是她们独有的魅力

“共情”是她们与生俱来的超能力

她们既柔软又坚强

既温情又理性

她们来自不同的机构

因不同的机缘

走到了相同的公益之路

在中国公益行业

男女从业比例为3:7

她们为什么在众多行业中选择了“公益”

又为什么坚持并热爱着这份事业?

本期乘风破浪的益姐

来感受三位不同机构负责人

在公益领域的故事





崔澜馨 北京春苗慈善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秘书长


北京市劳动模范、北京市青联委员,十年来带领北京春苗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春苗”)秉持“爱与专业”的公益理念,致力于为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困境儿童提供全人多元的社工服务,救助服务困境儿童2万多名。




和西梅 泰安市泰山小荷公益事业发展中心 主任


2006年投身公益事业,2011年创办泰安市泰山小荷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发展、凝聚、带领3000多名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策划执行公益项目十个,先后荣获“中国好人”、“山东省道德模范”等国家和省市荣誉25项。




李克梅 德清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经过10年公益实践,在持续创新公益项目后,把基金会的主要方向聚焦在贫困地区基本处于空白状态的乡村中小学合唱艺术教育,推出“快乐合唱3+1--乡村中小学合唱艺术及音乐教育的普及和发展”项目,用音乐的力量,助力乡村美育发展。


《公益时报》:从事公益行业多久了?


李克梅:从2004年到现在,应该有16年了。


崔澜馨:从创办春苗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在注册之前,还有大概五六年的志愿者服务经历。和西梅:做公益15年了。


☞《公益时报》:如何与公益结缘?


崔澜馨:在2005年的时候跟刘东医生认识,他邀请我帮忙,去一所孤残儿童中心给孩子们义诊,在那个时候还是一名志愿者,接触了最基础的公益。


李克梅:我先生是一个农民家庭出身,在湖南省安仁一中只读了一年高二,就考上了大学,也就有后来这个成长为一个成功企业家的经历。所以我们一直心存感恩,感恩这个社会,也感恩家乡。2014年的时候,我的孩子出国留学了,我开始琢磨着做公益,就当然的就选择了我先生的母校安仁一中,从资助贫困高中生开始。


和西梅:刚开始的时候,其实自己也不太懂什么叫公益,也不知道什么叫慈善,那个时候,只是想着自家孩子有一些闲置的物品可以捐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基于这个原因就走到了公益的这个圈子里来。


☞《公益时报》:现在从事的公益内容?


李克梅: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公益项目叫做“快乐合唱3+1 乡村中小学合唱艺术推广”,项目针对目前中国边远贫困地区,中小学音乐教育的缺失和薄弱,开展培训。从培训专职或者兼职的音乐老师开始,第一是“如何上好音乐课?”,第二是“如何组建合唱团?”。培训以后我们给孩子们不同的梯级的舞台,进行中小学合唱展演,通过这一系列的方法来提升当地中小学的音乐教育,让合唱艺术走进他们的校园,让这个合唱和音乐陪伴孩子健康成长。


崔澜馨:春苗从2010年创办到2020年,这十年,我们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为出生缺陷疾病的孩子提供救助服务”。我们一直认为我们除了要救更多的孩子,仅凭一己之力是完不成的,我们需要联合更多的小伙伴们一起来完成。


所以我们现在除了做自主项目之外,更多的是发挥了一个枢纽平台的功能,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都能够通过一己之力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


和西梅:主打的公益项目有三个。


第一个就是“彩虹村助学”,这个项目主要服务的孩子是爸爸妈妈暂时在监狱里服刑,没有办法照顾孩子的,并且家庭比较贫困的孩子们,我们称他为彩虹宝宝,

其实是服刑人员家的未成年子女。


第二个是关注白化症群体,患者皮肤、头发乃至浑身上下缺乏黑色素,都是白白的,这些孩子。


第三个是“村妈妈赋能课堂”,帮助一些农村妈妈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让她们知道如何教育孩子,也帮着她们一起创业。


另外我们还有环保、助老类的,一共是十个项目。不管我们关注到哪一个群体的受助者,我们都是真心希望能够给带给他们想要的改变,希望我们的家园都是美丽的。


☞《公益时报》:做公益遇到的最暖心的事?


李克梅:“快乐合唱3+1”这个项目做了五年,这五年的过程中,其实我们挺难的,但是过程挺长的,但是后来发现加入你的团队、志愿者越来越多了。我就发现这个时代的底色是暖色的,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越多的人跟你站在一起了,也发现你做的这件事儿做对了,越来越多人跟你站在一起,就是特别暖人。


全文转载自《公益时报》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原文 ,